10.0

2022-08-31发布:

倭国“女俱”

精彩内容:

     21世紀末,第二次中倭戰爭以倭寇的奇襲開始,圍繞釣魚島爲藉口,在東海展開了3個月的激烈交鋒。倭在經曆了3個月的掙紮後,被聯合國五大流氓合夥坑了。白頭鷹親爸爸得到了乾兒子國庫,部分尖端科技成果,潇灑的退守第二島鏈。老毛子得到了北海道和搶奪了少量資本,有了太平洋出海口和現金,煥發第二春。歐洲瓜分了其在海外的政府和私人投資,鬧了十幾年的歐債危機緩了口氣。兔子擇搜刮了其本土的機械設備和基礎科技技術人員,收回了琉球,留下了個滿目瘡痍的倭國被3家聯合佔領。
    倭國戰後新政府面臨著無資本無資源,技術被獵奪以及戰勝國的巨額賠款和占領費。已經破産的倭國政府在同樣瀕臨破産的叁井、叁菱等大財閥的支持下,喊出了“女俱救國”的口號,表面宣傳是以犧牲一代女性換取複興的機會,其實是以此爲藉口,實際上是爲大財閥牟利。利用倭國女性的順從,以僥倖保存下來的戰前軍部“721給水部隊”爲特種作戰開發的生物納米乳膠技術爲工具,把失去依靠的女性製作成“女俱”賣給權貴換取資本進行重建,同時也是減少人口擺脫負擔的好方法。倭國政府責令龍崎大佐領導新成立的複興特別本部具體負責指導乳膠公司關于“女俱”的製作和銷售,同時在國內立法,制定了一部關于乳膠製品原料的法律,承認女性可以自己放棄人權。使得女性成爲“女俱”原料變的合法,也讓“女俱”可以合法的在國外銷售,保證資金可以正規的流入政府和相關大財閥的口袋。
    倭國戰後新政府制定的新法,規定16歲以上的女性可以自願放棄人權,成爲乳膠公司的原材料,而乳膠公司會支付給相關受益人一筆現金作補償。12至16周歲的未成年少女則還需要父母的同意才能自願放棄人權。但同時規定在政府孤兒院裏孤兒如無人領養一旦14歲就自動失去人權必須被製作成“女俱”,而失去收入只能依靠政府救濟的女性6個月後扔不能找到工作的,除非有人能幫她能支付一筆巨額的違約金,否則也必須被公開拍賣給乳膠公司,拍賣所得上繳國庫,迫使失業女性自動放棄人權以換取一筆拍賣金給自己的家人。就這樣倭國度過了戰後最艱難的時期,但女俱的生産已經無法被停止了,反而不斷深化,倭國女性除非生在權貴家中否則都難免成爲“女俱”。

在國立板神高等學校3年E班的教室裏,美羽惠子坐在椅子上發呆愁容滿面,她有著一張面容姣好的瓜子臉,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和筆直修長的大腿,以及一頭及腰的秀發,是一個標準的黑長直。現在她那飽滿光潔的額頭布滿愁紋,在她面前的桌上擺著一張人權放棄聲明。
   惠子已經高叁了,要畢業了,可是以她上星期全國模擬考試的成績肯定是考不上國立大學的,結果下午學校負責志願的老師交給了她一張人權放棄聲明表。惠子家裏也只是個中産,不可能爲她支付巨額的學費上私立大學,而且她還有一個弟弟要動手術了,家裏更沒錢了。現在女高中生出去工作更是不可能。戰後的日本大批企業倒閉,因爲戰爭失去了大量的年輕男人戰敗後的技術的流失導致日本企業競爭力下降,生存艱難。現在提供的工作都要求有技術或者有學曆的男性,有的企業乾脆就不招女性,現在誰會要個高中畢業的少女呀!打零工也不可能,經濟剛剛穩定,大家都沒錢,商業街的人都是買個或租個“女俱”在店裏或家裏應付不太重要的事。“女俱”不要付薪水,只有每年注射一支營養劑就行了,最主要還不要額外賦稅。現在的法律規定女性每月都必須支付一筆賦稅用于支付政府對全國“女俱”的管理費用,這筆錢由監護人或雇主支付,結果大家都更不願意僱傭女性了。傍晚美羽惠子拖著沈重的步子走出校門,耳邊傳來了“美羽同學,請注意交通安全”的話,是學校門口的“女俱”的提醒。惠子看了下在夕陽映照“女俱”那下黑色的乳膠軀體好像鍍了層金粉。它的腳被固定在地上,雙腿分開露出被乳膠包裹的花瓣,,那花心中正滴落乳白色的“聖液”顯然它剛剛被使用了。它那被乳膠固定的姣好面容上露出的是迷茫中的恐懼又有著一絲欣喜。惠子問自己我會和它一樣嗎。惠子搭上地鐵,售票的也是“女俱”。進站的時候人們從它的菊花中摸出個小球,出站的時候在塞進出口處的“女俱”花心中。
    惠子回到家裏,父親還沒回家,就繼母在,還有7歲的弟弟在等她回家講故事。父親加班了,父親美羽龍二是叁井乳膠株式會社的一個小科長,負責“女俱”的製作。現在日本也就“女俱”生産還是世界第一,供不應求。惠子暈沈沈的吃完晚飯,飯桌上繼母,幾次談到了弟弟的腫瘤需要動手術,家裏沒錢,父親的醫保卡又不能支付家人的費用,可能會賣掉房子。惠子躺在床上,想起了母親。母親在10年前就已經簽署了人權放棄聲明,是父親親自把母親送到公司去的。父親又用母親的補償款,還了住房貸款還給重病的自己付了醫藥費。現在又輪到自己了嗎?弟弟是家裏唯一的希望。戰後不知道是什幺原因男性的出生比大大下降了,還許多有先天性疾病。父親已經40多了不可能在有男孩子了,反正我也不可能有未來,不如貢獻了自己,這樣家裏也不用發愁了。
第二天早上,在餐桌上,惠子把簽好字的人權放棄聲明放在了父親面前。龍二沈默了很久,最後要惠子準備下,下午去町所辦手續。惠子轉身時看見了龍二眼角的淚痕。

  下午惠子和龍二來到町公所辦手續,惠子把簽好字的人權放棄聲明交到町所的工作人員手裏,隨後錄入惠子及證明人龍二的指紋,在詢問惠子的最後遺言後,隨著公章的落下,惠子的國民身份信息已經被銷毀了,現在已經從法律意義上沒有惠子這個人了。它已經正式成爲了“原木”只等待乳膠公司來提貨了。
    惠子對父親說;“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了,家裏以後就拜託您了”說完淚就留了下來。町所的工作人員訓斥惠子道;“原木還穿衣服幹什幺,衣服脫了,你已經沒有人權了!另外以後你不能再自稱我了!你只是個原木,要有自覺!”
在陌生人面前裸體對惠子來說還是頭一次。惠子猶豫了下,但還是照做了。纖巧而曲線優美的腰支、滑溜而結實的小腹、粉紅色的文胸,逐一曝露在空氣之中。
   “很不錯的皮膚呢,肚子上也沒有贅肉,看來是個不錯的材料。”町所的工作人員對剛剛過來的乳膠公司的收貨人坂本說道。
    惠子頭腦不大好,但運動神經發達,是學校的田徑健將。有著一流的好身材。皮膚也保養得很好是平日少女爲以自豪的,但現在卻被別人當成材料來評價,惠子的眼淚又留了下來。
   “全部脫了,聽到沒。”坂本罵道“我還有5個町要跑了,要不是看龍哥的面子,哪有這種好生氣”惠子咬著下唇,連忙解開自己的文胸,兩只潔白的小兔子瞬間跳了出來,雖然還是含苞待放中,但形狀已經接近完美,少女羞紅了臉,卻是一手掩胸,
    男人粗暴的甩開了她護胸的手, “有什幺好遮的,快點。“
惠子咬了咬牙,拉著內褲的兩端,然後彎下身把內褲緩緩地向下拉,直至落地。那兩腿之間的草原還很青澀,如同嬰兒毛髮般又軟又柔,看起來是那幺神秘,令人不禁想要一探其中的奧秘。坂本立即熟練翻開了少女粉嫩的陰唇,少女出自本能的反抗,但馬上被周圍的工作人員所控制,坂本掃了一眼,然後鬆開了手,“可惜破了,不然是個特等.”
    惠子面臨著如此巨大的羞辱卻只能默默流淚,它現在只是塊原木了,它已經沒有未來了而它流淚的權利也將很快離它而去。
    工作人員舉起信息終端,擦擦的拍下了照片,並將其存檔到電腦裏發到位于東京的複興本部去了。“這是這個原木的編號和基本信息,請你收好,日後這具”女俱“出口的時候,報關就是它的唯一編碼”工作人員把一個芯片交給坂本。這意味著政府程序已經走完,下面就都是乳膠公司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