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新杨门女将前传

精彩内容:

 第一

  北宋年間,楊門年輕女將穆桂英率領的宋軍在雁門關之戰中大敗,亂軍之中
她與自己殘兵走散,只身一人陷入遼軍重圍之中。

  這天,穆桂英被追到山間的一條小溪邊,她連續逃跑了兩天,早已體力透支
,香汗滿身,看見這條清澈的小溪,女兒家性起,也顧不得追兵將至,心頭一橫
,決心先在溪中洗個澡。

  于是脫光衣褲,赤裸的下水,練武之女,身材更是柔美嬌弱之級,穆桂英乳
房嬌挺上翹,淡紅色的乳頭在水滴的映襯下閃閃發光,她的玉手一面向自己身上
撩水,一邊伸向跨下,拜開細嫩的陰唇,用一塊繡花手帕搓洗自己的陰道。

  她跪在水中,一手按乳,一手來回搓動夾在陰唇中的手帕,朦胧中高潮漸起
,情不自禁半閉秀目發出低低的「嗚嗚」聲音。她越搓越快,嬌叫之聲越來越大
,搓動中,穆桂英高潮到來,在水中的陰道噴出粘汁,跪在水中的小腿下意識的
發力,人不由的挺著乳房從水中站起,翹著屁股頭高高的揚起,身體成S形。

  她頭上的金钗在擺動中掉落,一頭烏黑的長髮飄落在雪白的肩頭更加妩媚動
人,穆桂英雙腿白美修長,一雙玉腳站在水底更是清香可人。

  此時的她如出水芙蓉,赤身展現在陽光之下,清麗的臉龐上泛出紅暈,陰道
中的粘液順著大腿嘩嘩的流下,分不清是春水還是溪水,在手的搓動中,穆桂英
本能的擡起一條腿指向空中,繃起一只小腳,陶醉的嬌吟。

  這時周圍突然傳來漫山遍野的淫笑,穆桂英一下清醒,卻發現四小溪周圍不
知何時起滿是遼軍。

  一隊長調戲到:「女將軍好有雅興啊!何不繼續在水中跳個舞給兄弟們看看
?哈哈~~」

  周圍又一陣哄笑。

  穆桂英自知已被重重包圍,在劫難逃,反而平靜下來,她隨手在河邊摘下幾
朵野花,編了個小小的花環將秀髮從兩邊束起,垂落肩頭,儀態舒雅的裸著身子
,挺著乳房從水中走上岸。

  穆桂英在戰場殺敵無數,遼人穩風喪膽,如今雙頰微紅,花環束髮,赤裸嬌
軀,金蓮點地,嬌喘連連,陰唇上還挂著剛才高潮中流出的春水,哪有半點女中
豪傑的影子,但是遼人仍有懼怕,竟然四下紛紛後退幾步。

  她從岸上拿起隨身的玉女劍,脆聲聲地說:「遼狗,來吧!」

  一遼人將領笑到:「女將軍今日臨危不懼可敬可敬,但若徒做掙紮,縱然你
有天大本領,也難免死與刀劍之下,不如就擒,再做商議不遲。」

  穆桂英也明白,今日抵抗僅是妄死,到不如留下有用之身,待八妹,九妹來
救,再圖大計。

  穆桂英稍稍沈吟,說道:「今日不幸落在遼狗之手,生死有命,本姑娘這嬌
弱之軀,就任憑你們處置了!」說罷,玉手一揚,「叮噹」一聲,將玉女劍擲于
地下。

  那將領道:「女將軍識大局,那請了!來人啊!把她綁了。」

  穆桂英雙手被押在身後,兩遼兵用紅稠絲帶將她兩手綁住,如斯她的兩個雪
白乳房和黑茸陰毛及紅潤陰唇便清清楚楚地展示在衆人面前了。此時穆桂英已無
反抗之力,那遼兵不再懼怕,伸手抓住她的一只乳房,用力一摸,她那只柔軟的
奶子,在胸前搖晃了兩下,硬了起來。

  周圍又一陣淫笑,穆桂英看到自己的盔甲與衣服早已被遼兵拿去,肚兜,內
褲,玲波襪之類貼身小衣更是被遼兵搶去把玩,心知這衣服是永遠也不會再穿上
了,便走向放衣服的那堆遼兵前。
那些遼兵看穆桂英走來,紛紛停下,她雙手反梆身後,只能用腳撥開地上的衣物
,靈巧地找到了自己的繡花小鞋,一只腳弓起,剛剛插近鞋一半,就聽,那遼人
將領喊到:「女將軍何必穿累贅之物品?這邊請上馬!」

  穆桂英聽後,心頭一涼,知道這班遼軍要讓自己一絲不挂,更加羞辱自己。

一遼兵牽過一匹戰馬,穆桂英擡頭一看,心頭更加冰涼,只見那馬鞍子上豎立著
一一尺來長,直徑叁寸的圓棒,她知道自己難逃被淩辱的劫難,卻又不甘心就這
樣上馬,猶豫間,周圍起哄聲減起:「怎幺了?女將軍不會騎馬了?還是不穿衣
服就不敢上馬?」

  穆桂英又羞又怕,玉臉慘白,小腿也微微發抖。

  那遼人將領看到她陰道中竟然還夾著那塊繡花手帕,淫笑道:「女將軍閨中
工夫果然一流。」

  穆桂英又被言語調戲,更加羞怯,兩腿一鬆,夾在陰道中的手帕飄然落下,
而那手帕是女兒家心愛之物,她不忍心丟掉,便用大腳趾夾住手帕,五根腳趾一
圈,牢牢的把手帕夾在腳心。

  「還不快請女將軍上馬!」

  說罷兩名遼軍騎兵從兩邊上來,一人抓住穆桂英一條退,以劈叉之勢拉開,
架于馬上。

  穆桂英的陰道直對著馬鞍子上那直豎的圓棒,那兩遼人稍微一鬆手,棒便插
入她的陰道,對準了方向後,那將領下令道:「請!」

  那兩遼兵同時鬆手,穆桂英高潮剛剛結束,陰道中又濕又粘,毫無阻力,噗
的一聲,屁股一下坐到了馬鞍上,一尺來長的棒子從陰道直插到底,女子陰道插
入這種東西,刺激可想而知。

  穆桂英「啊」的一聲,柳腰一下挺成弓形,一對乳房直楞楞的翹起在空中,
仰起頭幾乎貼到馬背上,雙腿本能的一夾,拍到馬肚子上,那遼國戰馬一下得到
命令,便向前飛奔起來。
遼軍淫笑的騎著馬把她圍在中間議論紛紛。

  山路跑動中,上下顛簸,穆桂英陰道中被插入這幺長的圓棒,早已意亂情迷
,不的要領。由于一雙玉腳踩不到蹬子上,身體不能固定,隨著馬兒奔跑,那棒
子一上一下的抽插她的陰道。

  穆桂英雙手反綁身後,陰道中春水四濺,不知道如何抵擋這種刺激,只能嬌
叫連連。她心理清楚,如果不能讓自己固定在馬背上的話,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
因爲高潮而虛脫,想到這,穆桂英一雙玉腳死命在馬肚子上尋找。

  終于,她的一只腳插進了一個馬蹬子,心口一喜,另一只腳心圈著手帕的玉
足也伸進了蹬子,雖然陰道中還插著那要命的東西,但是身體不在顛簸起伏,圓
棒不再抽插陰道。

  一瞬間,輕鬆了許多,穆桂英低下頭大聲的喘著氣,額頭上的秀髮粘著汗水
沾在一起,一對乳房由于大口的喘氣而起伏,馬鞍子上的錦緞被從陰道流出的春
水浸透,滴滴的流在地上。

  傍邊又有人說到:「女將軍果然騎術高明!哈哈哈哈~~」

  穆桂英全身虛脫,花容慘澹,雙目垂下,心想到自己堂堂楊門女將,竟然落
的如此下場,不由嘤嘤的哭了起來。





  第二回

  宋軍在雁門關失敗的消息傳到天波府,上下震驚,又有殘兵回報,穆桂英與
大家失散,已落入遼人之手,一時間楊家女將各個焦急萬分,要出兵相救。

  楊八妹平日與穆桂英姐妹感情最好,現在更是著急,向佘太君請令道:「八
妹願帶兵出征,掃平遼狗,平定雁門,救回穆姐姐。」

  佘太君知道她救人心切,便下令她帶親衛軍出征。

  宋國連年征戰,已無多少男丁在邊關。楊八妹親衛部隊乃是叁千年輕美貌的
女兵。這些女兵都來自江南水鄉,本都是大家閨秀,女紅刺繡,撫琴嬉鬧之小姐
,但是戰事吃緊,她們決心報國,也都紛紛參軍,雖然戰鬥力不強,但是人心很
齊。

  不一日,楊八妹帶兵已到關前,叁千女兵與遼兵關前排開對陣。

  八妹的叁千女兵分爲叁隊,一隊蘇州步兵,清一色紅裝上陣,短髮紮成羊角
小辮,上身只用軟紅布束住乳房,腰間繫一紅繩,繩上挂一塊兩寸見方的蘇州女
紅刺繡遮羞布,垂吊在胯下前面遮擋住陰戶,修長白嫩的雙腿成八字行站立。一
雙雙玉足赤裸的踩在地面,手握長槍,除此之外,各個女兵身上再無一衣物。她
們一個個長槍指前,金蓮微弓,妩媚的臉膛上表情嚴肅,嚴陣以待。

  另一隊爲揚州刀兵,以黃裝爲主,各個秀髮披肩,爲得近戰之易,上身僅左
乳帶護心鏡,右乳嬌挺,下裝短裙,僅遮至臀部,赤裸雙腿,腳著鳳頭鞋,以顯
示輕便。她們一個個持刀而立,整齊如一。

  最後一隊是楊八妹的精銳無錫騎兵。她們一個個國色天香,金钗束髮,用花
朵結成披肩披在肩頭,一對對乳房挺立,粉紅色的乳頭從花叢中直對敵人,下身
爲騎馬方便,不著衣物,僅在陰道與馬鞍接觸的地方墊些嫩花,黑色的陰毛與五
彩的花朵格外的搭配。金蓮爲了踩在蹬子上,僅足尖至腳心一半用軟布清纏,騎
在馬上,一個個媚武非常。

  陣前一匹白馬,馬上自是主將楊八妹。只見八妹,頭帶鳳冠,肩披彩袍,上
身用牡丹花編製成一條小繩綁在胸前,跨下馬鞍爲合花所制,緊帖陰道,八妹尚
小,陰道四周無毛,白花花的剎是好看,手腕足腕各帶一花環,手持越女劍,俨
然花中仙子一般傲然獨立。

  只聽楊八妹朗聲道:「遼狗聽著,只要你們退出雁門關,放回穆姐姐,則我
不再追究,否則,我門精銳紅顔軍必定殺的你門片甲不留!」

  話一說完,叁千女兵同時嬌叱聲「殺!」聲音婉轉清脆,缭繞山谷。

  遼軍主將哈哈打笑,道:「退出關自然不可能,不過,你們要你們的穆姐姐
,就看本事了。」說完手一招:「帶出來!」

  遼軍陣營中閃出一道路,道路盡頭上設一高台,台上一柱,上縛一女,那女
子渾身上下一絲不挂,花瓣束髮,面容清秀,神情憔悴恍惚,一只腳睬在地面,
另一條腳給從側面腳腕處用繩子繫住,高高挂起,小巧的腳指緊勾,腳心中還夾
著那繡花手帕,扯開的陰道中連根插著一支不知有多長的長棒,一對乳房仍然堅
挺的翹著,只是乳頭四周被捏的又紅又腫,這不是穆桂英又是誰!

  八妹心疼的大叫:「姐姐!那群禽獸把你怎幺樣了!你堅持住,我們這就來
救你!」

  穆桂英聽到聲音,擡起頭,看到八妹,心頭 一沈,只弱弱的喃呢:「傻妹
妹,你怎幺來了!快逃啊。」就又暈過去了。

  只聽遼軍將領大喊:「兄弟們抓活的,這些美娘兒身材柔美,床上工夫好的
很呢,誰抓住了,就任由他享用了,哈哈哈~~~」

  一時間淫叫震天,從雁門關四面八方沖下十萬遼兵將,將楊八妹叁千女兵圍
在中心。

  八妹心道:「不好,中奸計了!」

  紅顔軍被圍在中心,但圍而不亂,叁千人馬圍成一圈,刀兵在前,槍兵在後
,騎兵保護八妹奮力拚殺。整個山谷女子叫殺之聲迴蕩不絕,煞是好聽。

  那蘇州女槍兵雖然嬌小力弱,但前仆後繼誓死不退。只見一典型南方姑娘沖
在陣前,上身束乳布和下身遮羞布早在爭鬥中脫落,全身赤裸,但一桿槍舞的秀
美絕倫,雙乳亂搖,肩頭雖然已中一刀,但是仍死戰不退,又挑翻一人。但很快
無奈地身在重圍,被五六個遼兵按住,雙腿被抓住掰開,用槍尾向她陰道中一插
,姑娘羞叫一聲昏死過去。

  楊八妹幾次要沖入遼軍營中救出穆桂英,但是都被擋了回來,頭上鳳冠,肩
上披風已在混戰中落掉,心下一急,提前行經,只覺得小肚發涼,經血從陰道中
留出,把馬鞍上的百合花染紅一片,急的大叫:「誰能救回穆將軍,重重有賞!


  旁邊一楊州刀兵隊長嬌聲道:「大帥放心,小將願往!」說罷,領部下數十
人提刀殺入重圍,數十女兵同進同退,亂刀飛舞,遼軍頓時大亂。但不多久,地
上便散落鳳頭小鞋,短裙等女兵之物,七八個姑娘已被擒住。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