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亚洲综合伊人官方网江云如风 1-2

精彩内容:

序:蔣芸

  蔣芸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烏黑如瀑的長發散落修長白皙的美腿隨意交疊搭著豔

  美的面龐似笑非笑星眸半開寵溺的看著跪伏在胸前、正大口舔吃著大白奶子

  的兒

  子小锺如嫩蔥般的手指穿過他的黑發摟住他的頭按在胸口:「乖寶好幾天沒

  見到

  媽媽是不是想媽媽了?」

  「想媽媽想吃媽媽的奶了。

  媽媽的奶好吃。

  「小锺雙手捧住雪白的奶子把粉紅翹立的奶頭吞進吐出舌尖勾弄著乳尖上紅

  色桃心型的乳環又用牙齒叼起用力吸吮。

  「嗯……」蔣芸輕輕呻吟一聲愛憐的撫摸著19歲的兒子那赤裸健壯的身軀白

  藕般的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紅唇微張吐氣如蘭:「乖寶想吃媽媽的奶媽媽就

  讓乖

  寶吃個夠。

  「她的手向下摸塗著鮮紅的指甲俏皮的劃過堅實的腹肌在小锺已經高高聳起

  的褲裆上輕輕一點:「小壞蛋這麽會兒功夫硬的倒快。

  」

  隔著短褲來感受著雄壯雞巴的跳動和驚人的熱度蔣芸愛不釋手的揉搓起來笑

  著說:「小壞蛋才這麽大個人雞巴倒是比你那個浪蕩爹還大以後不知道多少

  小姑

  娘死在這根棍子上頭。

  」

  小锺頭也不擡的只顧吃奶手也不閑著一根手指勾起另一個奶子上的乳環整個

  握在手裏死命的揉著抓的雪白嫩肉不停變換。

  「哎呦乖寶輕點疼……」蔣芸嘴上嗔怪著臉上卻滿是笑意「小壞蛋光想著吃

  奶媽媽的屄就不想日了?」

  小锺擡起頭笑嘻嘻的看著蔣芸春潮湧動的俏臉連聲說:「想日想日想日媽媽

  的屄。

  」

  「乖寶想日屄了還不快上來。

  「蔣芸媚眼如絲的橫他一眼細細的腰肢輕輕扭動起來。

  小锺卻又不忙笑嘻嘻的起身脫下短褲露出猙獰粗壯的雞巴有些故意的湊到蔣

  芸眼前龜頭甩著蹭著高翹的瓊鼻、嬌嫩的小嘴伸手往蔣芸身下一掏有些驚訝

  的說:

  「媽你可真騷吃了兩口奶怎麽就流出這麽多騷水來內褲都濕透了。

  」

  蔣芸有些不好意思的打他一下嬌嗔說:「怎麽?媽媽騷你不高興啊?流水還

  不是爲了你一會兒日著舒服。

  」

  小锺叁兩下扒掉內褲赤條條的坐在蔣芸兩腿之間卻不忙著日屄低下頭反倒端

  詳起了粉豔豔水靈靈的騷屄來。

  蔣芸只覺得身子裏面熱的難過屄裏像是爬了幾十只螞蟻鑽的又騷又癢又被兒

  子眼巴巴看著又羞又臊臉上像是火燒一樣連忙探手抓著兒子雞巴撸動:「好

  兒子

  快來媽屄裏癢快拿大雞巴給媽解解癢。

  「說著還挺起腰用手指扒開屄縫把漂亮的屄眼子露了出來。

  小锺嘿嘿笑著抓起自己親媽白生生的大腿往兩邊分開腰上用力一挺大雞巴頭

  子就捅進了屄裏把屄眼漲的滿滿當當。

  「哎喲……」蔣芸閉上眼睛滿足的歎了口氣「兒子的大雞巴日媽媽的騷屄了

  真好……」

  小锺坐在沙發上雙手抱緊了肥美的大屁股有力的腰肌快速擺動起來大雞巴在

  親媽滑嫩的屄裏深入淺出捅的騷逼「噗噗」亂響日的蔣芸哎呦呦亂叫:「好

  兒子

  日死媽了……哦哦……我的親兒子喲日死媽了……哦哦大雞巴日的騷屄好舒

  服哎

  呦哎喲……」

  小锺一邊日著一邊在蔣芸雪白嬌嫩的身子上亂摸滿是羨慕:「媽您身子真好

  屄也好又嫩又滑。

  」

  蔣芸卻歎了口氣:「哪好喲都38歲的人了老麽咔哧眼的哪還比得上年輕小姑

  娘。

  」

  「哪能呢。

  「小锺連忙說」您上外面掃聽掃聽誰不說您跟我姐姐一樣頂天了就20來歲。

  」

  蔣芸嗔怪的說:「也就是你嘴巴甜……哎呦再快點哎喲……你媽老了以後也

  就看你這根大雞巴日小景的小嫩逼去了。

  哎呦哎呦好兒子使勁……嘶……哦……」

  小锺伏在她身上一邊日著一邊哄著:「哪能呢就是您好小姑娘們哪能跟您比。

  您往那一站那氣質那模樣哪個男人看見您不得雞巴硬邦邦。

  」

  蔣芸被哄得眉花眼笑輕輕打兒子肩膀一下又生怕打疼了趕緊抱住親兩口伸出

  香舌探進嘴裏吐出芬芳津液由他吸吮舔弄喉嚨裏壓抑不住的淫叫聲化作」唔

  唔」

  的淺唱低吟。

  淩亂的沙發上年輕男人的健壯身軀狠狠壓在成熟豐潤的女性肉體上唇貼唇、

  肉貼肉巨大的雞巴在淫水四溢的騷穴裏插入抽出擦出了一蓬蓬淫蕩的白沫流

  到屁

  眼上旋出小小的水窩。

  「好兒子日死媽了日死媽的騷屄了哦哦……不行了不行了頂到屄芯子了要死

  了要死了……」蔣芸嘴裏胡言亂語著雙手死死扣住兒子的後背兩條腿更是高

  高擡

  起恨不得雞巴每一下都更快更猛烈的日進來讓她飛的更高更爽。

  眼看著蔣芸頭向後仰雙眼翻白小锺知道她快到了再也顧不上什麽叁淺一深九

  淺一深更是加快速度死命的把雞巴頭子往逼肉裏擠像是打樁機一樣每一下都

  要頂

  到屄心。

  「不行了不行了乖寶把媽日死了……哦哦哦哦……」蔣芸渾身顫抖起來觸電

  一樣的扭曲身體一口咬在兒子的肩膀上嗚嗚咽咽的叫著。

  小锺只覺得雞巴被繃緊的屄肉裹得嚴嚴實實泡在溫熱的騷水裏暖洋洋的雞巴

  頭子更是被屄

  心咬著就像做著全方位的按摩差點射了出來。

  但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小锺死死咬著牙一動不動待蔣芸的高潮過去屄肉慢慢軟

  了下來射精的沖動也緩和了許多。

  「呼呼。

  「蔣芸喘著粗氣幾乎要汪出水來的鳳眼慢慢張開滿是愛惜的看著身上汗流浃

  背的兒子又有些心疼起來擡起手給他擦去臉上的汗珠輕聲說「乖寶累不累?」

  「不累。

  「年輕人哪裏會認這種事情小锺豪爽的直起身拍拍胸口慢慢把雞巴抽出來示

  威一樣的晃了晃」媽你看還精神著呢起碼還能日你一個小時。

  」

  蔣芸笑著連連搖頭:「好兒子媽可不是當年了哪還受得了你再日一個小時不

  行了不行了讓媽歇歇。

  」

  小锺有些不滿的用雞巴拍拍蔣芸的肚子又揉起了大奶子撒嬌:「那可不成我

  還沒出來呢。

  媽你得疼我。

  」

  「好好好。

  「蔣芸受不了兒子撒嬌便讓他躺下拖起疲憊的身體蹲坐在他身上用手扶著直

  挺挺的雞巴慢慢坐下去、整個含進肉屄裏緩緩聳動起來還伸手到兒子胯下揉

  捏著

  陰囊。

  這是兒子最喜歡的姿勢。

  小锺眯著眼睛享受著母親的服侍伸出雙手一邊把玩打著紅色桃心乳環的肉球

  一邊突然問:「媽你說你年輕時候跟人日屄能日一個小時?」

  蔣芸不停聳動著屁股看著兒子的大雞巴在自己的騷屄裏不停的進進出出驕傲

  的說:「那當然老娘年輕的時候日屄能日一晚上都不帶停的。

  」

  小锺興趣大增連忙說:「媽給我講講呗講講你年輕時候日一晚上屄的故事。

  」

  蔣芸滿面羞紅的呸了一聲:「你這孩子怎麽就愛聽這個你媽讓別的男人用大

  雞巴日你還高興啊。

  」

  小锺連忙抓住蔣芸的屁股固定住挺起腰狠日了幾下滿臉谄媚:「媽誰讓我就

  愛聽這個呢快說說快說說。

  」

  蔣芸被日的「哎喲哎呦」不停好容易喘口氣無奈的歎了口氣:「好好好誰讓

  乖寶愛聽他媽挨操的故事呢。

  讓我想想……那次是大學畢業吃散夥飯你剛3歲還住在你奶奶家……」

  第一個故事:畢業紀念(上)蔣芸大學畢業的時候小锺已經3歲了。

  雖然大學並不禁止學生結婚生子但孩子實在太小終歸不方便帶著孩子上課實

  習因此白天是由爺爺奶奶照看蔣芸每天從實習單位回來再接手。

  所謂畢業季學生們已經進入了一種非常奇妙的狀態實習的天天上班下班過著

  狗一樣的生活已經保研或考上公務員事業編的天天悶吃傻睡過著豬一樣的生

  活至

  于那些考研的還有沒確定接收單位的則過著東奔西跑豬狗不如的生活。

  蔣芸的公婆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公公是體制內的一方諸侯手掌大權婆婆則是本

  叁甲醫院的主任醫師所以蔣芸很簡單的就確定了實習單位。

  實際上公公的意見是蔣芸在家帶孩子就好。

  但婆婆覺得女人年紀輕輕就在家待著看孩子反倒容易悶出病來而且對自己兒

  子什麽樣也是心知肚明擔心兒媳婦招災惹禍……所以還是支持蔣芸有個工作。

  只不過婆婆知道兒子是什麽樣卻不知道她這個漂亮動人的兒媳婦又是個什麽

  樣。

  所以蔣芸就在本一家很不錯的律師事務所開始了律師生涯。

  站在學院的禮堂穿好鑲著粉色垂的學士服、戴上綴著黑色流蘇的學士帽接過

  畢業證書、學位證書讓校長將流蘇撥向另一側再和同學們一起照完了大合影

  蔣芸

  的大學生活或者說求學生涯就徹底結束了。

  「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蔣芸的老公何志勇看一眼台上正發表畢業講話的校長突然扭頭湊到她耳邊

  低聲說。

  蔣芸回眸一笑:「好看嗎?」

  「特別有氣質特別有味道。

  「何志勇有些貪婪嗅著蔣芸的體香伸手隔著絲滑的學士袍撫摸著她的腿」特

  別……想日你。

  」

  蔣芸臉上一紅連忙把他的手拍來:「別鬧校長講話呢。

  」

  何志勇毫不在意又把手伸了過來:「等他講完了咱們去九樓。

  」

  蔣芸臉更紅了微微的搖頭:「今天是畢業典禮哎你……」

  「我想日你诶」何志勇聲音有些粗了起來「穿著學士袍把袍子撩起來從後面

  日你的騷屄。

  」

  蔣芸聽著老公的淫話幻想著自己伏在牆上黑色的學士袍高高撩起挂在腰上露

  出飽滿渾圓的大屁股和粉紅嬌嫩的騷逼身後強壯的男人挺著粗長的大雞巴一

  下一

  下用力日著快感隨著雞巴操進抽出在身體裏不斷蔓延著、積攢著……

  「嗯……」蔣芸下意識的呻吟一聲連忙低下頭掩飾著自己潮紅的臉色眼波流

  轉春意盎然聲如蚊蚋的答應了「一會兒一會兒拍完照我先上去……」

  主教學樓的9樓是藝術系的方何志勇不知道怎麽勾搭的關系弄到了排練廳的

  鑰匙有的時候趁著沒人就帶著蔣芸來這裏日屄。

  「你就趴在這裏。

  「何志勇把蔣芸按在形體境上還沒等她扶穩了就急吼吼的撩起了學士袍。

  「老公你慢點!」蔣芸的頭險些撞在鏡子上剛抱怨一聲就覺得下身一涼學士

  袍掀起遮住了頭頂蕾絲內褲被粗暴的褪到了腳

  踝上奶子被雙手緊緊抓住緊接著屄口一漲火熱的雞巴頭子就硬生生頂了進來。

  「哦!」蔣芸呻吟一聲有些嗔怪「你怎麽這麽狠呐下面還幹著呢。

  」

  「嘿嘿。

  「何志勇挺起雞巴一邊日屄一邊笑」我還不知道你麽外號叁下出水別管幹不

  幹雞巴日進去3下保管流水。

  」

  「哦哦……臭壞蛋哪有這麽哦哦這麽說自己老婆的……哎喲哎喲老公快使勁

  日的騷屄美死了……」蔣芸反手拍過去卻被何志勇一把抓住拉直了胳膊借著

  勁日

  了起來雞巴捅進去沒有幾下果然就流出了騷水兒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何志勇更得意了松開蔣芸的胳膊讓她抓穩扶手雙手抱住了大白屁股快速聳動

  起來看著雞巴在騷屄裏進進出出享受著日屄的快感滿嘴騷話:「聊天助興嘛

  這麽

  好的屄不多見幾根雞巴豈不可惜?怎麽樣老公的雞巴厲不厲害美不美?」

  「美美死了……」蔣芸無力的擡起頭看著鏡子裏滿面春色的美人被人按著日

  著屄一對大奶子不知什麽時候從乳罩裏跳了出來前後搖晃著「老公的雞巴最

  厲害

  了老婆最喜歡老公的雞巴了哦哦……大雞巴日的老婆騷屄好舒服啊老公加油

  日快

  ……哦再快點……哦好爽啊……」

  何志勇不再撩騷把注意力集中起來快速的聳動著屁股把雞巴用力插進去再猛

  然拔出來雞巴棱子磨開了屄肉上的褶皺兩個人共同享受著日屄的快感蔣芸淒

  美的

  呻吟聲回蕩在空曠的形體訓練室裏一滴一滴的淫水被雞巴帶出來緩緩滴落在

  板上。

  突然何志勇停住了動作這讓正在享受的蔣芸有些疑惑的回過頭:「怎麽了?」

  蔣芸奇怪的扭動一下:沒感覺到射精啊?

  「噓!」何志勇側著頭有些緊張的聽著什麽連忙拍拍蔣芸的屁股「壞了有人

  來了!」

  小夫妻倆總歸還是年輕哪敢人前宣淫嚇壞了的蔣芸手忙腳亂的整理著學士袍

  何志勇戀戀不舍的抽出雞巴忍不住低聲罵街:「操哪個王八蛋這麽沒事幹亂

  逛。

  」

  剛收拾好門就開了門外同樣是一男一女偏偏還都相互認得男的是同班同學學

  委張廷琅女的是隔壁班的班花陳靜嘉。

  法學院作爲文科院雖比不上外語系美女衆多卻也是有名的好院系女生多且質

  量高一向是肉多狼也多像何志勇一個學化工的本系連個母動物都沒有便跑到

  了法

  學院來一眼盯上了蔣芸。

  四個人八目相對場面一度沈默尴尬。

  蔣芸和陳靜嘉都是美女本就面和心不合這種場合這種環境見了面都是心底暗

  罵一聲:這騷貨準是挨日來的。

  何志勇打個哈哈:「今天天氣不錯哈哈哈老張你這是……」眼睛轉向陳靜嘉

  卻是一愣。

  他以前聯誼的時候見過張廷琅可從沒見過陳靜嘉猛一見卻是大感與蔣芸味道

  不同。

  這時候的蔣芸是柔媚嬌花經過多年澆灌又生了孩子稱得上風騷入骨妩媚入心

  站在那裏就是豔光四射。

  而陳靜嘉卻是那種冷美人身材消瘦、亭亭玉立已經有了叁分冷傲律師的氣勢

  別有一番風味。

  張廷琅看著春潮未退更顯柔媚的蔣芸同樣是眼睛放光但還是鎮定心神:「這

  不是照完相沒事出來轉轉懷念一下美好大學時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就走。

  「說著摟著陳靜嘉轉身就要走臨走時候還細心的把門關好。

  只是最後望向蔣芸的眼神卻是那麽意味深長。

  何志勇有些懷疑的看看門又看看蔣芸:「你跟他勾搭上了?」

  「呸你個沒良心挨千刀的。

  「蔣芸啐他一口」這兩年你在外面玩兒的挺開我可是又生孩子又要上學哪來

  的非洲時間。

  你要是這麽說今天晚上我勾搭勾搭他怎麽樣反正這麽好的屄不多見識幾根雞

  巴不就賠了麽。

  」

  何志勇連忙哄:「老婆好老婆乖老婆最棒了從不在外面勾搭野男人……我跟

  你說非洲人的雞巴特別大那個象族都得把雞巴捆好了吊在胸前要不然拖了耽

  誤幹

  活……」

  好說歹說哄好了可被這麽一打岔兩個人也沒了興致收拾一下便回了宿舍休息。

  晚上就是大學最後的散夥飯。

  一個班連男帶女30多人坐在酒店的大包廂裏熱浪沖天只見吃飯的少喝酒的多

  吆五喝六很快十幾瓶白酒一箱啤酒就下了肚。

  蔣芸本就是班裏有名的焦點人物男同學看了勃起女同學看了嫉妒不穩了。

  同學們也都喝多了、放開了

  有對坐劃拳接著灌酒的有關系不錯抱頭痛哭的還有耍酒瘋站在桌子上朗誦

  《少年中國》的。

  趁著亂蔣芸悄悄的退了席溜到門外吹了會兒風又到衛生間洗把臉才清醒一些

  整理一下身上的小吊帶背心再補補妝晃晃悠悠的往回走站在包間外的門廊靠

  著欄

  杆看著樓下酒店大堂。

  但是卻看到了何志勇正摟著陳靜嘉從外面走了進來似乎也是剛喝完酒的樣子

  在前台辦了入住便上樓去了。

  蔣芸知道何志勇在外面花天酒也沒打算管他卻萬萬沒想到已經膽子大到了這

  個步明知道自己老婆和全班同學就在這個酒店吃飯卻還敢明目張膽的帶女人

  來!

  自己關上門怎麽玩兒都好說但現在這樣有些拿蔣芸的臉面當鞋墊子了。

  其實何志勇是真冤。

  他知道蔣芸今天晚上散夥飯知道他們又吃又喝又K歌恐怕回來早不了所以才

  敢勾搭陳靜嘉也許是憑著一張好臉蛋和揮金如土的豪邁氣概竟然就哄得冷美

  人開

  了花竟然就這麽來了酒店。

  但是他明明記得蔣芸的散夥飯在東區才特意來的北城。

  就像周星馳電影裏演的麗晶大酒店和麗晶大飯店那樣何志勇實際上記混了酒

  店的名字卻恰好被蔣芸看了個滿眼。

  即便知道何志勇女人無數蔣芸也被氣的不輕找前台開了隔壁的房間把耳朵貼

  在牆上聽著動靜。

  國內的酒店往往就是一條不好牆皮比較薄五星級的隔音效果會好的多但至少

  現在這座酒店隔壁的聲音還是比較清楚的。

  先是男女說話的聲音接著是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洗澡時的水流聲然後就聽到

  女人略顯壓抑的叫床聲:「哦……好哥哥哦哦……嗯……日我好哥哥……哦

  哦……

  ……」

  應該是床就在這一側蔣芸聽他們的對話清清楚楚。

  何志勇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問:「哥哥的雞巴大不大?」

  女人叫著:「大大。

  」

  何志勇又問:「日的爽不爽?」

  女人叫的更大聲了:「爽日的騷屄爽死了哦哦……」

  何志勇得意起來日的更用勁了:「騷屄舒服麽?跟老張比我們的雞巴哪個大?」

  女人喘息著說:「哦哦你的大你的大你的雞巴太大了……哦哦老張沒你雞巴

  大……哦哦以前日過我的男人雞巴都沒你大哦哦……愛死大雞巴了……」

  蔣芸聽得滿臉通紅暗罵陳靜嘉這騷貨果然不是好東西平日裏看著冷冰冰一副

  狂霸酷炫屌炸天的樣子在床上比妓女都浪。

  有心不想再聽下去但床鋪嘎吱嘎吱的搖晃聲男人日屄的悶哼聲女人騷浪的叫

  床聲卻連綿不絕的往耳朵裏鑽鑽進腦子裏鑽到肚子裏加上酒精的作用蔣芸只

  覺得

  小腹裏面微微發熱騷屄裏癢的有些難耐手指忍不住的順著滑下去輕輕的提起

  短裙

  脫掉內褲抹一點屄口的淫水揉動起已經充血腫脹的小豆豆。

  「哦……」蔣芸聽著隔壁的叫床聲閉上眼睛自慰著、輕聲呻吟著。

  但手指哪裏能跟男人的雞巴比即便把兩根手指都插進了騷屄裏也難以解脫身

  體的饑渴和難耐的瘙癢。

  「砰砰砰!」冷不丁的敲門聲把蔣芸從手淫中喚醒驚慌失措的看著房門一時

  間都沒反應過來又聽到幾聲敲門聲才匆匆答應一聲跑過去開門。

  門外站的是張廷琅。

  ……

  「然後呢?」看到母親突然停下了回憶正聽的津津有味的小锺有些著急連忙

  召喚「媽接下來呢?」

  蔣芸伏在兒子的身體上笑眯眯的說:「你讓媽媽休息一會兒嘴巴說的都渴了。

  」

  「我去倒水。

  「小锺忙忙的爬起來殷切的倒杯水服侍著蔣芸喝下又追問」然後呢?」

  蔣芸笑了起來繼續回憶起來。

  第一個故事:畢業的紀念(下)站在門外的張廷琅看到蔣芸上下打量一下長

  長的舒了口氣責怪的說:「終于找到你了爲什麽不接手機?」

  手機?蔣芸茫然的回到床邊拿起手機看到上面十幾個未接來電有室友的有張

  廷琅的。

  「我們不知道你跑到哪去了一直在給你打電話。

  「張廷琅跟了進來隨手關上房門」多虧我跑到前台問了一聲才知道你開了房

  間。

  」

  張廷琅給同學們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們已經找到了蔣芸讓他們先去K歌然後又

  問:「怎麽了?發生什麽事情了?幹嘛突然跑來開房間……呃?那是什麽?」

  他

  一轉頭看到床上白色的蕾絲內褲已經被酒精填滿的大腦一時間甚至沒反應過

  來是

  什麽還問了出來。

  蔣芸尖叫一聲忙不疊的撲到床上手忙腳亂的爬過去把內褲抓起來卻完全沒想

  到隨著爬過去的動作短短的裙子已經包裹不住她豐滿渾圓的翹臀大半個臀肉

  都暴

  露出來甚至水淋淋的騷屄也若隱若現。

  張廷琅的眼睛都看直了眼神跟著翹臀的擺動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

  &Amp;Amp;

  #65327;

  等蔣芸把內褲團在手裏悄悄松口氣卻感覺自己的腰被人抓住了緊跟著一個巨

  大的身體壓在了後背上。

  糟糕!蔣芸想要躲開可一個弱女子哪裏抵抗得了大男人趴在床上感受到背後

  的壓力低聲叫了起來:「你快起來!」

  張廷琅沒有回答身體死死的壓住她嘴唇雨點般落在蔣芸如天鵝般的後頸上雙

  手從側面抓住吊帶背心的下沿一推連著奶罩一起拉到了肩膀上。

  蔣芸整個上身暴露出來這讓她更加驚慌雙臂緊緊夾在身側:「你快起來要不

  ……要不……」她本想說要是不起來就告訴老公何志勇。

  就在出口的一刹那她仿佛又聽到了隔壁那令人憤怒的聲音。

  在薄薄的牆壁那一側屬于她的老公正趴在另外一個女人身上尋歡作樂屬于她

  的雞巴正在另外一個騷屄裏瘋狂抽插。

  而且她還知道何志勇從不喜歡戴套恐怕過一會兒還要把濃濃的精液射進去另

  外一個子宮裏去怕不是要給她養活一個野種出來。

  蔣芸哼了一聲突然閉上了眼睛。

  張廷琅突然發現身下的女人放棄了抵抗渾身軟了下來。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酒精已經讓他喪失了思考能力腦子裏只剩下白白的屁股

  水嫩的肉屄。

  他手忙腳亂的脫掉了褲子騎在蔣芸的屁股上只是輕輕一壓雞巴便順滑的整根

  日了進去。

  「啊。

  「剛才就已經淫水淋漓的肉屄被操開蔣芸一點都不痛隨著那根火熱的東西插

  進了身體反而一股快感向著全身蔓延不由自主的輕叫起來。

  「啪啪啪。

  「張廷琅很有技巧的一下一下將雞巴整根日進去又整根拔出來大開大合的日

  著突然又想起來什麽問:「你剛才在這裏手淫?是不是?要不然怎麽這麽多

  水?」

  蔣芸閉著眼睛享受著老公以外男人的操幹懶懶的回答:「對啊我剛才聽隔壁

  在日屄忍不住了就手淫。

  「突然又提高聲音」你知不知道隔壁誰在日屄呢?」

  張廷琅動作不由自主的緩了下來:「是誰?」

  蔣芸笑著說:「當然是我老公還有你那個親愛的陳靜嘉。

  」

  張廷琅愣住了趴在蔣芸身上聲音發澀甚至有一種讓人顫抖的寒意:「你說什

  麽?」

  「不信?」蔣芸突然翻身把他掀了下去用手指指牆「現在他們應該還沒幹完

  要不要一起來聽?」

  張廷琅深深吸了口氣拿了一個水杯扣在牆上隔壁的聲音如此清晰。

  「好哥哥慢一點日……哦哦哦……妹妹真不行了不行了……噢噢。

  」

  「這麽一會兒就不行了?冷美人化的真快啊。

  」

  「好哥哥……噢噢……你讓我歇歇……哦哦哦……不行了……噢噢……好哥

  哥你可真能日妹妹的騷屄都快被你的大雞巴日壞了……噢噢……」

  「張廷琅就沒這麽日過你麽?」

  「嘻嘻嘻沒呢……噢噢噢噢……怎麽樣和妹妹的騷屄比起來你們家蔣芸的如

  何?」

  「不如你不如你……」

  之前的話模模糊糊的張廷琅還能夠安慰自己保持冷靜。

  但聽到了自己的名字登時一股熱血直沖天靈感兩只眼睛瞪得血紅:「我要殺

  了這對奸夫淫婦!」

  蔣芸連忙一把拉住他壓低聲音說:「你要幹嗎?殺人?你瘋了?你還有大好

  前途!」

  張廷琅狠狠看著她眼睛裏的血光像是要燃燒一切尖聲怒吼:「我咽不下這口

  氣!」

  蔣芸看著他卻笑了起來搖搖擺擺的坐回到床上一只手撐住身體另一只手卻緩

  緩向下掰開了已經被日的發紅的騷屄:「你們男人都一樣他日你老婆你來日

  他老

  婆啊有本事你也日的我管你叫好哥哥有本事你也把我的屄日壞了。

  」

  「對!」張廷琅猛撲了上來大口咬著舔著白嫩的大奶子把滿腔怒火都灌進了

  雞巴惡狠狠日進了蔣芸的肉屄「日死你老子日死你個騷屄日死你個賤屄!」

  「哦……哦……日死我啊日死我這個騷屄啊!」蔣芸緊緊摟著張廷琅的頭用

  力親吻著他「哦哦哦哦……用力點用力點沒聽到我老公正日的你老婆嗷嗷叫

  麽用

  力啊!哦哦……」

  沒有柔情蜜意沒有愛恨情仇只有瘋狂的操幹。

  張廷琅似乎被刺激到了雞巴一下比一下插的狠一下比一下日的猛恨不得要把

  嬌嫩的肉屄操爛一樣幹的蔣芸的騷水一突突的往外冒打的床單濕透一片。

  「好好……哦哦……日的好日的好……」蔣芸大聲淫叫起來「快一點哦哦……

  ……再快一點……哦哦……使勁啊……」

  張廷琅狠力日著猛一巴掌拍在蔣芸的雪乳上白皙透明的皮膚上登時凸顯一個

  紅紅的掌印:「叫爸爸!快叫爸爸!」

  蔣芸痛哼一聲又像是更加舒服的叫了起來:「爸爸親爸爸好爸爸……哦哦……

  ……快點日女兒……哦哦

  ……爸爸快來日你的騷女兒……」

  張廷琅把一對奶子死死抓在手裏捏的已經變了形連聲問:「爽不爽?騷女兒

  爽不爽?我的爽還是他日的爽?」

  「你日的爽你日的爽。

  「蔣芸發泄似的大聲叫著似乎就是要讓隔壁的丈夫何志勇聽見一樣」你日的

  比他爽多了!哦哦……哦哦……」

  偏偏隔壁似乎真的聽到了陳靜嘉的聲音突然也大了起來尖利了起來:「好哥

  哥……哦哦好哥哥日的好厲害啊……啊啊……妹妹的騷屄被日壞掉了……啊

  啊啊

  ……妹妹快要美死了哥哥加油加油日啊啊啊……」

  蔣芸不甘示弱叫的聲音更大了:「親爸爸的雞巴好大好長啊頂到逼芯子啦……

  ……啊啊……」

  像是比賽一樣兩邊的女人隔著牆壁瘋狂浪叫起來給自己身上的男人加油鼓勁

  各種淫詞浪語不絕于耳。

  兩個男人自然不願輸給對方更是咬著牙用出吃奶的勁猛日狠幹連床板都不堪

  重負撞在牆上咚咚作響。

  何志勇總是先日了20分锺再比賽20分锺到這個時候已經堅持不住了突然喉嚨

  裏一聲低低的怒吼雞巴往陳靜嘉肉屄裏死命的一頂一股股精液噴了出來橫沖

  直撞

  的闖進了子宮。

  陳靜嘉早就被日的高潮好幾次了被熱精這麽一燙更是承受不住兩眼泛白的癱

  軟在床上手腳微微抽搐了起來。

  何志勇顧不上隔壁了忙不疊的拍打按摩陳靜嘉的胸口揉搓著兩只小奶鴿幫她

  把這口氣順過來。

  獲得了勝利的蔣芸這時候嗓子也有點啞了心裏的這口氣一松也只剩下了喘息

  聲音低低的呻吟著:「慢一點……哦……慢一點……」

  張廷琅年輕力壯贏了比賽更是越戰越勇幹脆把蔣芸翻過身讓她趴在床沿上抱

  著屁股從後面日了起來。

  「不行……不行……哦不行……哦……」蔣芸抱著頭趴在床上被日的連話都

  說不出來了「不行你的雞巴太長哦……不行這樣我受不了……受不了了……

  哦哦

  ……受不了了……哦哦哦哦哦……」

  蔣芸突然拱起了後背肉屄猛然一陣陣收縮騷水像是噴泉一樣噴湧而出甚至噴

  到了張廷琅的腳上。

  古話說女人日屄不怕粗、就怕長一開始蔣芸還受得了等翻過身從後面日張廷

  琅的長雞巴每下都能頂開逼芯子捅進子宮裏立刻引爆了早就滿溢的快感高潮

  像是

  山洪一樣瘋狂的爆發了。

  「好閨女爽不爽……」張廷琅氣喘籲籲的拍打著面前顫抖的大白屁股低聲問

  「騷屄爽了沒有?」

  蔣芸都快哭了趴在床上連連點頭:「騷屄爽了騷屄爽了……好爸爸等一會兒

  ……哦哦……好爸爸讓騷屄爽過去再日讓騷屄爽過去再日……哦哦……不行

  ……

  哦哦……別日了親爸爸別日了……哦哦……」

  張廷琅卻不管不顧大長雞巴不停的使勁往裏戳大腿和雞巴蛋子撞擊著肉屄和

  屁股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蔣芸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哪甚至都要忘了自己是誰只知道一根長長的雞巴一次

  又一次日進她的屄裏快樂、痛苦糾結交纏讓她欲仙欲死只想大叫、只想瘋狂。

  那根雞巴越來越粗了操幹的越來越快了雞巴頭子突然又一次頂開了逼芯子頂

  進了子宮猛噴射出了熱熱的濃精。

  終于結束了……隨著張廷琅躺倒在床上蔣芸閉上眼睛就這麽趴著、回味著、

  喘息著渾然不覺白色的精液正從屄口緩緩流出流到大腿上滴落在上。

  ……

  小锺看著母親臉上的微笑疑惑問:「媽媽這不是才一次麽?怎麽就成了一夜

  呢?」

  蔣芸看著兒子苦笑著搖搖頭:「一次?一次哪裏肯放過我喲。

  「她斜靠在沙發上用手撸動著兒子的雞巴低聲說」我們洗了個澡剛打算休息

  一會兒然後去找同學們唱歌你爸爸不知怎麽就大發神威抱著那個騷貨又日了

  起來。

  既然他們日了起來張廷琅就……」

  ……

  聽著隔壁的喘息聲、淫叫聲張廷琅立刻又來了精神脫下褲子坐在沙發上怒氣

  沖沖的命令蔣芸:「來給我舔起來。

  」

  蔣芸連連搖頭後退卻又不敢違抗張廷琅的要求只好跪在他的面前伏在腿上用

  手掏出軟軟的雞巴含在嘴裏用舌頭吮吸舔弄。

  仗著年輕力壯不多一會兒就直挺挺的立了起來。

  張廷琅立刻把雞巴抽了出來拍拍腿:「來坐到上面來。

  」

  蔣芸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哀求他:「別別我不行了我用手給你弄出來好不

  好……用嘴用嘴也行……別哦!疼……別……輕一點啊……」

  張廷琅見她不肯上來便站起身一手把她按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把內褲往下一拉

  蠻橫的把雞巴日了進去。

  剛一開始屄裏有點幹還有些不舒服但捅了幾下就覺得裏面水出來了。

  「喲?」張廷琅一邊日著一邊驚訝的說「真他媽騷貨真賤雞巴一插就出水你

  要是被別的男人硬上是不是也這樣?」

  水出來了蔣芸屄裏也就不疼了甚至已經有了快感含羞帶怯的點點頭:「嗯……

  ……我就是比較敏感……哦哦……我老公我老公還給我起了個外號叫叁下出

  水……

  哦……之前和別的男人日的時候也

  是幾下……幾下水就出來了……」

  張廷琅大笑起來噼噼啪啪的拍打著蔣芸的屁股興奮的說:「沒想到何志勇這

  小子還挺有才叁下出水真他媽形象。

  「他又啧了一聲」這麽好的屄竟然讓那小子給日了還生了個孩子可惜可惜。

  」

  蔣芸側過頭媚眼如絲的看著他膩聲說:「這麽好的屄你倒是日啊。

  」

  「好。

  「張廷琅點點頭再次快速挺動了起來。

  ……

  「那一晚上你爸爸日了陳靜嘉那賤人5次張廷琅日了我整整7次。

  「蔣芸微笑的看著兒子」一直沒休息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我整個人都是軟的屄都腫了在床上躺了一天才能下回學校。

  」

  小锺連連點頭滿是羨慕喃喃說:「厲害哪天我也要一夜七次郎……」

  蔣芸嚇了一跳連忙搖頭:「你愛找哪個浪蹄子都好不是跟我就行你媽可是堅

  持不了了……還有你明年就要高考了現在學習才是最重要的等上了大學什麽

  好姑

  娘都有……」

  看著小锺沒有反應似乎在幻想著什麽蔣芸越說聲音越小最後無奈的加快了手

  上撸動的速度看著兒子濃郁的精液噴射而出輕輕搖頭。

  冤孽喲……

亚洲综合伊人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