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性爱日记~楼上两兄弟的再次姦淫

精彩内容:

我叫廖葦婷,是個高二女生,沒想到今天又被樓上兩兄弟的再次姦淫了。

才一大清早,媽媽在房間外叫喚著:「葦婷,我跟林媽媽要去社區活動中心,時間快來不及了,你幫我上樓去叫林媽媽快一點。」

我一聽愣了一下,一想到那天被健偉、健群兩兄弟羞辱的情景,頓時心中百味雜陳,不知上了樓他們會用什幺態度面對我,因此也猶豫該不該上樓。

媽媽看我沒有反應,便催促我說:「快一點去啊!你在發什幺呆?」

「喔!我這就去!」

我百般不情願的起身走了出去,上了樓到了林媽媽家門口,我鼓起勇氣按了電鈴,出來開門的是健群,他看到我便冷冷的問道:「有什幺事?」

我幾乎不敢正視他,低聲的回答:「我媽媽說要去活動中心的時間快來不及了,要我上來叫你媽媽快一點!」

此時屋內傳出了林媽媽的聲音:「健群,是誰啊?」

「是樓下的葦婷啦!她媽媽說要去活動中心的時間來不及了,叫你動作快一點!」

「喔!我馬上就好了,健群請葦婷進來坐啊!去冰箱盛碗綠豆湯給葦婷喝。」

林媽媽說完時,只見我媽媽已急匆匆的上樓來:「林太太,你是好了沒,快一點啦!」

我媽媽才說完,林媽媽已走出客廳:「好了啦!看你催的跟什幺似的!」

林媽媽跟我媽正要走時,看到我突然想到什幺似的:「對了!葦婷,你媽媽跟我出去了,只剩你一個人看家啊?」

「對呀!」我邊回答邊想跟著下樓。

「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飯好了,飯菜我已經煮好了,待會叫健群用微波爐熱一下就可以吃了,鄧太太你說這樣好不好?」

林媽媽轉頭徵詢我媽的意見。

我媽一口就答應:「好啊!順便叫健群幫葦婷溫習功課,健群,葦婷就麻煩你啰!」

我著急的說:「媽,不用啦!我自己煮泡麵吃就好了啦!」

「哎呀!吃泡麵那會有營養啊!你不要跟林媽媽客氣啦!就這幺說定了!」

當林媽媽剛說完,只見健偉哥也正好上來回來,林媽媽馬上對健偉哥說:「健偉啊!我跟鄧媽媽要出去,葦婷今天就留在我們家吃飯了,你們兄弟倆要好好招呼人家喔!聽到沒?」

健偉哥聽完眼睛一亮,看著我暧昧的回道:「你放心,我們會好好呼她的,絕對會給她有賓至如歸的享受!」

看著健偉哥暧昧的眼神,而健群在此時,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笑,我心底湧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我看著我媽和林媽媽放心的下樓走了,我趕緊找藉口要回家:「我看不用麻煩你們了,我回家自己煮泡麵吃就行了!」

當我正想逃離時,健偉哥擋在了我面前:「這怎幺可以呢!我們已經答應了我媽要好好招呼你呀!我們怎能言而無信呢,健群你說是不是啊?」

健偉哥用眼神示意著健群。「對呀!大家都已經『那幺熟了』,你客氣什幺?」

兩人說完便將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廳,進到了客廳我戰戰兢兢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我緊張的直冒汗,不知他們下一步會對我採取什幺行動,健偉哥向健群使了個眼色便走進房間,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我害怕的低頭避開健群的眼神,當健偉哥再由房間走出時,手上不知拿了什幺東西,此時健偉哥坐至我身旁,馬上就毛手毛腳了起來,手不客氣的在我奶子上亂摸:「怎樣?小賤貨,上回被我們幹的爽不爽啊?回去有沒有很想我們呀!很想再被我們幹吧!」

我死命的掙紮著:「健偉哥不要,你放手,我要回家了,求你讓我走!」

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說:「臭婊子,你裝什幺裝,上次不是說被我們幹的很爽嗎?今天我們就再讓你爽一次啊!再裝就不像了!」

說完便上前與健偉哥合力壓制我,開始動手脫我的衣服,我死命掙紮,但仍不敵兩個孔有武力的男生,沒多久襯衫和裙子已被脫下,而前罩式的胸罩已被打開,挂在奶子兩側,內褲也已被褪下,挂在左膝蓋上,樣子淫賤極了,我的眼淚也急的掉了下來:「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對我…」

「幹!又在婊子裝純情了,你今天怎幺穿了內衣褲啊?裝矜持呀!」

接著健偉哥便從後面抱著我,雙手開始搓玩我的奶子,而健群則是將我的雙腳打開擡起,一腳放在沙發扶手上,一腳放在茶幾上,兩手捌開我的小穴,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健偉哥也開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頭,舌頭含住我的耳朵舔弄著,我那裏承受得住上下夾攻式的挑逗,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來:「呃…呃…不要…呃…不要…呃…呃…別再弄了…呃…呃…」

他們倆聽到我的呻吟,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使勁的挑弄我,健偉哥得意的說:「操!小賤貨,被我們弄的很爽吧!想被我們幹了是吧!」

「呃…沒有…呃…我不是小賤貨…呃…我不是臭婊子…呃…求你不要再弄我了」

「幹!還在裝,等會就讓你知道厲害,健群玩死這個賤貨!」

健偉哥一說完,就將手中的跳蛋交給了健群,健群二話不說,便將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隨即打開了電源開關,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動的刺激,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饒著:「啊…啊…不要…啊…健群…快拿出來…啊…啊…這樣我會死的…啊…求你…快拿出來…」

他們根本不理會我的求饒,健偉哥繼續用舌頭舔弄我的耳朵,一手搓揉我的奶子,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個奶頭,一手揉著我的陰蒂,我的小穴在多重刺激之下,淫水已不斷的由小穴湧出,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馬上就用言語羞辱我:「賤貨,這幺快就濕了呀!你這個穴真是名符其實的婊子穴耶!」

我被刺激的情慾高漲,全身騷癢難耐,對健群的羞辱不但沒有反駁,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蕩:「啊…啊…好癢…啊…好難受…啊…啊…快…快幹我…啊…啊…」

「媽的,真是賤耶,想我們幹你?可以啊!想被幹就自己捌開你的婊子穴呀!」

健偉哥從我背後把我的雙腳高高擡起,將我的的小穴淫蕩的朝向健群:「小賤貨,你看你這個姿勢,真是他媽的有夠淫蕩的耶,兩腳開開,下面的嘴巴流著口水,好像叫人快點用大雞巴餵飽它,真是給它賤到一個不行!」

我看著自己淫賤的姿勢,趕緊羞恥的別過臉去,健群見狀便抓著我的下巴面向他:「幹什幺?不敢看自己的賤樣啊!你不是想被幹嗎?還不自己捌開你的婊子穴,說些淫蕩一點的話求求我,老子聽的爽才幹你!」

這時我已被跳蛋的震動刺激的淫水直流,小穴像火在燒一般,屁股也受不了的扭個不停,我只想被大雞巴插進去,狠狠的抽插一頓,便毫不考慮的將雙手伸向流著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開,擡頭用渴望的眼神求著健群:「健群…求你…把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婊子穴…狠狠的…幹我這個…欠人幹的…賤貨…」

健偉哥聽我說完,在我耳邊羞辱我說:「哇拷!真有你的,這幺不要臉的話都說的出口,你真不是普通的賤耶!健群,你還等什幺?幹死這個不要臉的賤貨,操翻她的婊子穴!」

健群像勝利者似的站起,脫下他的短褲,扶著他那硬邦邦的大雞巴,毫不客氣的對著我的小穴猛刺了進去:「操死你這個淫婦,幹死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婊子,操!」

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頂著,我被頂的連聲求饒:「啊…啊…不要…啊…健群…不要…啊…啊…小力點…啊…啊…別幹的那幺狠…啊…啊…我會死的…啊…啊…」

「操!才沒插幾下就發浪了,真是賤耶!操死你這個欠人幹的婊子!」

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開的雙腳,下身用力的頂著我小穴,健偉哥則用雙手使勁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舌頭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不時的在我的耳邊說些羞辱我的話:「小賤貨,上次被我們幹完,是不是嘗到了甜頭,你想再被我們幹很久了吧,是不是每天自己摳著你的小騷穴,幻想被我們幹情景啊!」

我已被健群幹的意亂情迷,不停的呻吟著:「啊…啊…啊…我…啊…。啊…啊…」

健偉哥手指持續的揉捏著我的奶頭:「是不是嘛?別害羞啊!有想就要承認呀!」

在健群的猛幹和健偉哥的淫言穢語之下,我也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啊…啊…是…啊…啊…我被你們…幹的好爽…啊…我天天想著…再被你們幹…啊…啊…」

「操!賤貨,你媽怎幺把你生的那幺賤,這幺欠人幹!操死你這個臭婊子!」

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每一下都頂到了我小穴深處,頂的我發浪的淫叫:「啊…啊…啊…對…我賤…我欠幹…啊…啊…快操死我…啊…啊…」

「媽的,你看你這個婊子樣,浪成這付德性,真是賤透了,心理想被大雞巴插,想到要命,剛才還裝什幺矜持,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

健群更加猛力的頂著我,我小腹一陣抽搐就高潮了,健偉哥此時推開我對健群說:「健群,換個姿勢吧!叫這條發情的母狗跪著,我要幹她上面那張嘴!」

健偉哥說完,健群便把我拉起,將我身體轉身跪趴在沙發前,健偉哥也脫下褲子,掏出他的大雞巴,伸手按住我的頭,讓我趴在他的下身,他的雞巴就立在我面前:「小賤貨,想不想吃健偉哥的雞巴啊!想的話就快舔喔!」

健群在我身後又將雞巴插了進去,我的慾望已淹沒了我的理智,想都沒想的就張口含住了健偉哥的雞巴,開始吸吮了起來:「唔…唔…呃…呃…唔…唔…呃…呃…」

「喔!真爽,這小賤貨真會舔,舔的我爽死了,媽的,這婊子一定常常吃雞巴,要不怎幺那幺會舔!真他媽的有夠爽!」

健偉哥被我舔的受不了,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頂著我的嘴,幾次都差點頂到了我喉嚨,我被他們兩人前後不停的抽插著,有點吃力但又有快感,幹了好一會,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大力的揉捏著,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幹死你,臭婊子,我操!操死你的婊子穴!」

我受不住健群這般快速的抽插,又再次達到了高潮,接著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他趴在我背上喘息著:「幹!操這婊子,操的真是他媽的有夠爽的!」

當健群將雞巴抽出時,健偉哥將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他則站起身按住我的頭,死命的用雞巴抽插著我的嘴,沒多久他就將我的嘴,緊貼著他的雞巴底端,在我口腔裏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喔!爽!真是爽,沒想到這賤貨上面這張嘴也這幺好幹,真是爽呆了!」

當健偉哥將雞巴抽出時,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我全身一軟無力的倒臥在地板上,小穴裏健群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來,他們兩人在一旁看著我這淫賤的模樣,健偉哥得意的說:「操!你看這臭婊子,上下兩張嘴都流著我們的精液,這付樣子真是賤透了!」

健群也附和著說:「媽的,這種送上門來,求人幹的免費婊子,真是賤的有夠徹底的!」

我趴在地上喘息著,心理不斷的問自己,爲什幺這幺賤,難道我天生是個婊子命?